多乐彩任二技巧|多乐彩前一

臨期食品,“小資”生活的新出口

作者:
發布時間:2019-08-31 18:42
來源:未知
臨期食品,“小資”生活的新出口


臨過期的食品,拯救了我的飲食自由
多少次你在貨架前流連忘返,最后拿起的依舊是最便宜的那款。/ Pexels

再怎么努力都干癟的腰包面前,臨期食品就是通向人們理想“小資”生活的體面而隱蔽的隧道。

都市社畜的一天,往往要經歷三個“刺激戰場”。

其一是擠到懸空的上下班通勤路,其二是你甩鍋我接鍋的辦公室,這其三呢,就是超市里的臨期促銷食品區了。

別不信,超市里到點打折的生鮮、買一送二的進口零食、“十蚊均一”(十元一件)的價格,可是許多人踩點下班的最大動力。

未及超市大門,已聞人聲鼎沸。只見剛接了孫子孫女放學的老人家,一邊往娃嘴里塞試吃食品,一邊往購物車里猛丟生鮮瓜果;

臉上還帶著一絲青澀的學生黨、小白領,胸有成竹地在目標商品間穿梭,不多時,購物籃已滿滿當當;

妝容精致的中年女子,耳邊是正在通話中的手機,眼睛卻仍不停地在貨架上來回掃視……

搶購臨期食品,講求的是對食物腐壞速度與自身食量的快速精準預估。不當機立斷的人,不配在這場戰役中擁有姓名。而撿個大便宜的喜悅感,足以沖刷掉一整天的勞累與憋屈。

看看,原價150元的進口牛奶賣30元一箱,原價70元的日本麥片50元兩袋,歐洲進口的紅酒半價出售……再摸摸自己的錢包,你真的不動心嗎?

進口商品好不容易放下了它唯一的缺點——貴,囊中羞澀的吃貨們又豈有不買之理?就算只剩幾天就過期,只要吃得夠快,食物變質的速度就跟不上我。

臨過期的食品,拯救了我的飲食自由

聽聽,多會過日子。

臨期食品,“小資”生活的新出口
所謂臨期食品,就是距離保質期限只剩幾天到幾十天的食品。有些商家為了減輕庫存壓力,會以原價的20%-50%將其出售。

這一設定,很容易勾起國人歷史基因中有關“吃不飽”“吃不起”的悲傷記憶,以至于一不小心就陷入沖鋒陷陣的狀態。

臨期食品的江湖,主要分三大幫派。

這第一派,便是號稱“不賣隔夜菜”的各大連鎖農貿超市。這類“社區生鮮”,比菜市場干凈,比大型超市靈活,不出小區就能買到菜,單是距離上就讓人無法拒絕。

更優秀的是,它們還熱愛打折。每晚7點開始打9折,隔半小時打低一折。如果到11點半還沒賣完,全場剩余商品免費派送。

這簡直是省錢人士的福音。于是乎,每到折扣時間的前5分鐘,小店就會迎來一個人流小高峰。時間還沒到,收銀臺處已經排起了一串菜籃子隊。而菜籃子的主人們,卻仍在店內游走,積極尋找更多折扣商品,等待高光時刻降臨。


不愛做菜?沒關系,看看另一派——臨期進口零食超市。

200多元的法國紅酒,在這里只售38元;近百元的馬來速溶咖啡,50元有找;25元的比利時巧克力,10元能買3條……

對于愛嘗鮮的年輕人來說,稀奇的牌子已有極大的誘惑力,再加上令人發指的折扣,如果再不買,既對不起自己的胃,也對不起久無素材可發的朋友圈。

在淘臨期食品這件事上,年輕人格外精明。一旦發現臨期食品吃起來與新鮮食品的口感風味并無二致,就很難止住買買買的癮。

當然了,身為一代都市社畜,深陷996無法自拔也在所難免。要是連逛超市排隊的時間都沒有,不妨請最后一派——電商平臺,救你于水火。

79元24瓶的巴黎水,原價59元現價6.9元的網紅威化餅干,26元900克的高價奶粉……動動手指送貨到家,有了進口食品的貢獻,過勞肥都比以往更理直氣壯。

“物有所值”“產品雖然臨期,但口感還可以”“買了很多次,相信賣家”,諸如此類的評價在相關產品的購買頁下源源不絕。

當代年輕人固然文藝,但絕不會像《重慶森林》中的金城武一樣,為了一個不回頭的愛人狂買過期罐頭。好吃、便宜、不壞肚子,才是他們選擇臨期食品的大前提。

在怎么努力都干癟的腰包面前,臨期食品就是通向人們理想“小資”生活的體面而隱蔽的隧道。

折價臨期食品的出現,將他們從生活的窘迫中解救出來,甚至讓他們可以心安理得地說:“不是我選擇了下沉市場,而是下沉市場找到了我。”

臨期食品能不能吃,成了一門玄學
“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,在每個東西上面都有一個日子。秋刀魚會過期,肉罐頭會過期,連保鮮紙都會過期。但是就算快過期了,還是有人會買,還吃得特開心,也不見他們鬧肚子。

我開始懷疑,在這個世界上,保質期限到底有什么意義?”

對臨期食品不感冒甚至敬而遠之的人,見到瘋狂搶購者,內心或許也帶著這樣的疑惑。


這就要提到食品保質期標準的制定了。在我國,會嚴格按照《食品衛生法》和食品標準規定,利用食品保質期試驗機等設備,在恒溫恒濕恒壓的環境下進行加速試驗,以此來檢測食品的保質期。

而相關規定也明確指出,“保質期是指在標簽上規定的條件下保證食品質量的日期,超過保質期限的食品仍然可能是可以食用的”。

在日本,包裝食品外部會同時貼上“賞味期限”“消費期限”兩個日期標簽,前者是指最佳食用時間,在此之前食物能最大程度保持原有的風味,后者則類似于我們所說的保質期。

而在英語國家,也有“Best if Uesd By”“Best Before”等類似賞味期限的標簽供消費者參考。如果是追求最佳體驗的吃貨,可以據此來選購。

臨過期的食品,拯救了我的飲食自由

對于精致吃貨而言,說好的賞味期限,差一年一個月一天一個時辰都不行。/unsplash

但說到底,保質期只是理想狀態下的預測,并不能完全反映食物的真實狀態。如果保存運輸中出現高溫、高壓等情況,食物就有可能在保質期來臨之前先行變質。

與此成鮮明對比的,是某些放上幾年都不“過期”的食品。此前曾有媒體曝出,無良商家在臨期月餅中添加過量防腐劑、保鮮劑,再將包裝翻新,照樣高價賣出。

更有簡單粗暴者,省略翻新過程,直接涂改保質期。這樣的食品,即便“未到保質期”,吃下肚也對人體無益。

相比包裝上的保質期,食品包裝是否出現膨脹變形的“胖聽”現象,食物自身是否變味變色發霉,才是更加靠譜的食品健康度檢驗標準。

為了更加直觀地反映食物的新鮮度,各國研究出了不同類型的高科技標簽。有利用包裝內空氣含量來改變標簽觸感的;有利用食品溫度來調整標簽顏色的;還有直接用瓶蓋檢測成分變化,過期即上傳警報到APP的……相當簡單易懂。

在沒有智能標簽的情況下,該如何判斷食物是否臨期呢?2012年,北京市工商局隨之向外界公布了"食品保質期臨界"的6級標準:

標注保質期1年或更長的,臨界期為到期前45天(比如罐頭、糖果、餅干等);

標注保質期超過6個月不足1年的,臨界期為到期前20天(比如方便面、無菌包裝的牛奶果汁之類);

標注保質期超過90天不足半年的,臨界期為到期前15天(比如一些真空包裝并冷藏的熟食品,速食米飯之類);

標注保質期超過30天不足90天的,臨界期為到期前10天(比如一些滅菌包裝的肉食品,鮮雞蛋等);

標注保質期超過16天不足30天的,臨界期為到期前5天(比如酸奶、一些點心等);

標注保質期少于15天的,臨界期為到期前1~4天(比如牛奶、活菌乳飲料、主食品、未滅菌熟食、未滅菌盒裝豆制品等)。

也就是說,一些還剩幾個月就當做臨期食品打折拋售的商品,只要保存得當,其風味和品質幾乎是不受影響的。一聽臨期就跳腳的人,可以歇歇了。


“臨期食品經濟”,正在改變你我的生活
可惜,只要有資本的存在,就必然會有食物浪費。哈佛大學和美國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聯合研究報告顯示,全球每年有大約13億噸食物因品相不佳、臨期等原因,被顧客、商家所拋棄。

“不要給我啊!”一旦出現超市大量丟棄臨期食品的新聞,大多數人第一反應都是如此。但處理臨期食品,意味著需要付出更多人力、時間和資源。找供應商、運輸、處理、跟進……哪哪都要花錢。

如果直接折價售賣,還有可能會影響品牌形象。因此,越是以奢侈、格調著稱的商家,越不愿意干這檔子吃力不討好的活。

臨過期的食品,拯救了我的飲食自由

“倒牛奶經濟學”,至今依舊猖獗。

WWF發布的2018年《中國城市餐飲食物浪費報告》顯示,2015 年中國城市餐飲每年食物浪費總量約為1700-1800萬噸,相當于河北省同年糧食產量(3363.8萬噸)的一半。

如此驚人的數字,固然令人扼腕嘆息,但若是沒有相關機構的推進,怕也是只能停留在口頭上的呼吁。

美國知名有機食品超市Trade Joe's的總裁Doug Rauch,因震驚于自家超市40%的食品浪費率與全球1/9的“挨餓”人口,開了一家低價銷售臨期、品相不佳食品的超市Daily Table,讓貧困人士也有機會吃到昂貴的黑莓。

當然,這事兒的前提是人家“不差錢”,擔得起每月5萬美元的虧損。

更多時候,國外的臨期食物銷售,還得仰賴公益、慈善機構的努力。

在英國的Food Waste Supermarket,人們可以不付錢,直接通過勞動來換取食物。德國的“救濟餐桌”,則將超市的臨期食品發到需要者的手中,只收取不高于1歐元的費用。

相比之下,日本的羅森開創的“食品循環鏈”,倒是在一定程度上實現了內部消化。食品下架后進行堆肥處理,再將有機肥分給與之合作的農戶,最終種出新的農產品,送到羅森售賣。

在我國,民間早已有臨期進口食品銷售的成熟產業鏈。在上海,阿姨爺叔最愛逛的就是新海食品商城、柯姆茲進口食品超市這一類折扣零食店。

會過日子的上海老人,得以拿啤酒洗頭、用牛奶而非奶精沖咖啡、把巧克力當保健品吃、以黃油代替食用油炒菜,都是托了臨期進口商品的福。而消費這些商品的理由,竟多是為了“好吃”“健康”。

有趣的是,在他們眼中,即便是臨期的進口食品,也比本就平價的國產食品更美味。

由于臨期商品的特殊性,許多專營臨期進口食品的商家,采取的都是薄利多銷的模式。某些電商平臺商家為了沖銷量,有時也會出動臨期食品來撐場面。消費者的搶購,就是他們心中最期待的畫面。

如今的中國,已成為全球最大的進口食品消費國之一。2018年,進口食品規模已超過700億美元。未來的中國市場,還大有文章可作。

喜好新奇事物的年輕群體,熱衷于嘗試進口食品,卻苦于其價格高企,不能隨心所欲享用。臨期食品的出現打破了這一矛盾,嗅覺靈敏的商家們不會錯過這個風口。

只是,臨期食品的銷售,還有許多需要監管與規范的地方。

比如,臨期食品是否會與山寨食品相混淆?“不支持無理由退貨”“破損不賠償”等條款是否合理?如何處置只標“特價”不注明“臨期”的行為?一旦消費者出現食品安全問題,商家有沒有必要擔責?臨期食品到什么時候不允許繼續售賣?……

亟待解決的問題,還有很多。但無論如何,這都是一件有利于我們的生存環境、為市場創造出更多選擇的好事。說不定臨期食品就能在潛移默化中,成為我們都市焦慮癥的一味止痛藥。

TAG標簽:

責任編輯:食品網2

上一篇:食品學院學子教農民辨別“食品”
下一篇:沒有了

相關文章
美食制作 | 美食食材 | 健康食材 | 養生攻略 | 男性養生 | 飲食文化 | 食品包裝 | 健康食譜 | 果蔬食材 | 中華美食 | 女性養生 | 飲食禁忌 | 食品機械 | 水產食材 | 健康 | 養生 | 美食 | 食材 |
多乐彩任二技巧 捕鱼赢现金 卓易彩票 红中时时彩计划稳定版 bet007足球即时比分球探网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app 重庆时时彩如何能稳赚 极速3d包赢打法 最新单双公式技巧规律 非凡炸金花2014